无锡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热书《靠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08 11:52:05

  热书《靠山》已完结上线。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23,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这是一个畸形的时代,你睡了别人的老婆,人家夸你有本事,别人睡了你的老婆,人家会说你窝囊。"宇江市社科联秘书长万浩鹏正在看这句话的时候,听到了客厅里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他赶紧收起手机,钻进了被子里,装成一副睡得正香的模样。

  很快老婆念小桃接听手机的声音传了过来,念小桃的声音明显是压抑的,但是万浩鹏还是听得很清楚,她说:"刚进家门,你的电话就来了,我先进卧室看看,如果窝囊废没睡,我就给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才有效果你回电话哈。对了,客人陪完了吗?明天能回来吗?明天可是我的生日,我不管,你要想办法回来陪我,好不好?"

  念小桃的语气满满的全是撒娇,搅得万浩鹏很是不爽,刚想发作,却听到了念小桃进卧室的脚步声,他赶紧装鼾声大作,一副完全进入梦境的状态。

  念小桃没开卧室的灯,听到鼾声后直接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被念小桃很小心关上了,万浩鹏一边继续装鼾声大作,一边睁开了眼睛,看到花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印出了念小桃曲线优美,婀娜多姿的倩影,显然她已经脱掉了衣服,却迟迟没听到流水的声音。

  万浩鹏一滑溜地翻身下了床,摸到了洗手间门口,衣服已经脱完的念小桃此时抓起了手机开始打电话,不一会儿,电话通了,念小桃说:"我脱光了衣服,要不要给你来张艳丽点的美体照?"说完,念小桃"咯咯"地笑了起来。

  万浩鹏此时不仅是耳朵,就连眼睛也一起紧紧地贴在了花玻璃上,念小桃果然拿起了手机,骚身弄姿,摆的动作让万浩鹏顿时浑身躁热,鼻血往外冲。

  念小桃连连拍了好几张照片,接着就是她问对方的声音:"美吗?想我吗?"说完,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

  万浩鹏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目睹,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念小桃还有这么一面。

  万浩鹏再也听不下去了,猛地拉开了洗手间的门,没有任何防备的念小桃吓得一声尖听,新买的手机摔进了马桶里,心痛得她本能地想伸手去捞时,却见一脸绿的万浩鹏朝着她冲了过来,情急之下,她抓起花洒朝着万浩鹏喷射着,一边喷射还一边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穿着睡衣的万浩鹏瞬间被浇了一个透湿,火气更大了,索性把睡衣脱掉了,冲到了念小桃身边,抢下花洒,顺势把念小桃压在了马桶盖上,瞪着血红的眼睛问:"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念小桃也来气了,抬腿企图朝万浩鹏最敏感的地方踢,被眼疾手快的他给制止住了。这么狠心的女人,竟然是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老婆。亏他还省吃俭用,从牙齿缝里省下来的钱替她买了辆宝马MINI,指不定她带着野男人在车里玩过无数回吧。

  越想越怒,越想越火,万浩鹏一边狠狠地扇了念小桃一记耳光,一边整个人压向了她。

  念小桃哪里是万浩鹏的对手,再加上扇过的地方一阵生痛,被激怒的她,破口大骂着:"你个窝囊废,你他妈的就知道在家里斗狠,有种出去狠啊,不就是死了一个梁海宁吗?不就是一个副市长吗?搞得比死了你爹,你娘还要伤心。明明才26岁,被搞得象个80岁的老爹爹。瞧瞧你这要死不活的相,没钱没权也就罢了,还他妈的天天想着那点破事,老娘又要加班,回家还得伺候你,大好的青春耗在你身上,你对得起老娘吗!窝囊废,滚开,给老娘滚开!"

  被念小桃这么一骂,万浩鹏才发现仅仅两年时间,他在老婆心里居然是这个样子,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男人的天是事业,失去事业的他,连夫妻之实都不该有吗?难怪他每次找念小桃时,她总是那般不情不愿,不是累,就是来大姨妈了。

  在万浩鹏的印象里,念小桃的大姨妈这两年来得似乎特别勤,原来她一直在逃避他。就算是这样,万浩鹏也没往别处想,再说了,谁让他喜欢念小桃那张瓷娃娃一般的脸呢?

  当时万浩鹏跟着常务副市长梁海宁时才22岁,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替他介绍女朋友的一大堆,他谁都瞧不上,一来二去直到他24岁认识了念小桃,两个人一拍即合,当年就结婚了。没想到就在这一年海宁市长自杀身亡,他一下子被打入了冷宫,调到了社科联,被挂了起来。从此,念小桃没再给过他一个好脸色,可他万万没想到她会硬生生地替他戴上一顶绿帽子,而且戴得如此心安理得。

  一想到绿帽子,万浩鹏的怒火再次被激爆了,一边压住念小桃,一边骂:"你个贱人,给老子闭嘴。不让老子碰你,却和野男人浪,三更半夜在老子眼皮底下玩这一招,还他妈的骂老子是窝囊废,老子今天就窝囊废给你瞧瞧!"

  骂完,万浩鹏顺手捡起地上的睡衣,把念小桃双手给绑了起来,重新压了马桶盖上--

  念小桃开始还极力地反抗着,可她越反抗,万浩鹏的力气越大,到后来,她放弃了反抗,任由万浩鹏毫不留情地折腾着她。

  万浩鹏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对着一脸陶醉的念小桃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他妈的真贱。"

  骂完后,万浩鹏迅速松开了念小桃,转身就朝洗手间外冲。

  没坐稳的念小桃摔到在地上,被摔痛的她从快乐的云端里跌回了现实,对着万浩鹏的背影骂:"你他妈的更贱!有本事你混个人模人样的给老娘看看!看你那个怂样,我给你戴了绿帽子又怎么的,你难道还敢跟我离婚不成?窝囊废!对了,你记住,给老娘的这记耳光,我迟早会加倍让你付出代价的,小心点,政府大楼,你坐不坐得稳,得看老娘高不高兴!"

  本来已经迈出洗手间的万浩鹏一听念小桃说这些话,一个转身,对着还躺在地上的她狠狠地"呸"了一声,呸完后,看也不看念小桃一眼,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一夜失眠。拖着沉重双腿走进政府大楼的万浩鹏,在电梯口竟然发现念小桃的背影一闪而过,等他想仔细看时,电梯到了,他不得不进了电梯。

  当一身疲惫的万浩鹏走进办公室时,人还没站稳,分管他的女领导,社科联副主席郝五梅就带着惯有的笑脸,冲他温柔地说:"万,去烧壶开水。"

  郝五梅对万浩鹏的称呼,是独特的,那个简简单单的万,包含了郝五梅作为女性的千万种妩媚,同时也带着一种很暧昧的内涵。

  对于万浩鹏而言,郝五梅的称呼,很是让他感动,特别是他处于低谷,过去巴结讨好他的人见他就躲时,这样一个无论是长相还是魅力都四射的女领导没有打压他,而是如此温柔地待着他时,格外地让他受用,也格外地让他感激她,信任她。所以,无论他替郝五梅做什么事,他都做得尽心尽力。

  此时,万浩鹏就算心情再不好,面对郝五梅一脸的温柔,还是提着水壶去了洗手间,就在他低头放水时,后背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他回头刚要发火,见是同学,《宇江红》内刊杂志主编武训,正一脸怪异地看着他发笑。

  "你个狗日的,吓死老子了,一大早的,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呀,神经。"万浩鹏发泄地冲着武训叫嚷着。

  "你个狗日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亏我对你这么好,有好事还瞒着兄弟。"武训没有注意到万浩鹏的表情变化,熟络地回骂了万浩鹏一句。

  "我能有什么好事?"万浩鹏很有些奇怪地盯住武训问。

  "你没好事吗?最近没发财吗?不准备请我喝一杯吗?"武训半玩笑半认真地问着。

  武训的话让万浩鹏摸不着头脑,他这两年的惨样,武训又不是不知道,别说发什么财,就连稍微关键一点的核心工作,他都别想摸边。

  所有的经费开支,活动核算,万浩鹏只有整理起草的份,没有发话的份。他正要追问武训时,洗手间又来了好几个人,武训冲万浩鹏使了一个眼色,万浩鹏只好把满肚子的疑惑硬生生地压了下去,提着水壶脚步很有些沉重地往外走。

  万浩鹏走到洗手间外,站在武训回办公室的路口等他。

  没一会儿,武训来了,万浩鹏赶紧将他拉到一个无人处问他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武训这才说:"你是不是在志化县给我们杂志拉了一笔广武汉癫痫病检查告费,并且从中拿了四万元的抽成是不是?"

  万浩鹏一听武训的话,一下子就急了,《宇江红》的广告是郝五梅拉的,不过被武训这么一说,他立马想起来了,广告费用单上的字是他签的。当时郝五梅让他找武训要过广告抽成的钱,因为这不违反规定,而且只有五千块,他就替郝五梅代签了这个字,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四万呢?

  万浩鹏简单给武训解释了一下,就回办公室找郝五梅。

  郝五梅正在打电话,但是眼角的余光还是扫了扫万浩鹏,这个动作,万浩鹏看到了,就想等她打完电话再问。

  没想到郝五梅一打完电话,就冲万浩鹏说:"万,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别走开,要是被老大发现办公室没人,大家都没好日子过。"郝五梅象是算准万浩鹏有事似的,不等他开口,径直飘然地离开了办公室。

  郝五梅一走,万浩鹏忍不住骂了一句:"妈的,居然给老子下套。"可骂归骂,整颗心还是不由自主地悬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她会给他如此温柔的一刀,他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傻很天真。

  郝五梅这个女人从万浩鹏调到社科联的第一天,就一直笑脸相迎,这种不合常规的举止,他那个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可惜,万浩鹏太高估了自己的聪明和长相,以为郝五梅相中的是他的能力和魅力,甚至还以为她才是他的红颜知己。

  万浩鹏想想就可笑,两年来,他为郝五梅做牛做马,换来的就是她给他设计的这个陷阱。也是,她的男人董执良是政研室的主任,这个位置说白了就是市委书记成正道的智囊加心腹,他们才是利益输出的一个整体,而他竟然就相信了郝五梅对他的好。

  全宇江都知道常务副市长梁海宁的自杀与市委书记成正道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有传言,梁海宁不是自杀而是被成正道找人暗中下药的,毕竟梁海宁死在宾馆里,而不是死在自己的家里,而且由他负责的宇江大桥,现在由成正道的亲信、宇江建委主任望长青在监管,这在宇江是公开的秘密。

  万浩鹏当然不相信成正道会亲自谋杀梁海宁,不就是倒了一座桥吗?这些年豆腐渣工程还少吗?在宇江一手遮天的成正道不会为了这么一个小事去杀人,这一点,万浩鹏坚信。但是梁海宁为什么要自杀,这个迷,他想了两年,都没有找到迷团。

  现在,万浩鹏却栽在郝五梅手里,说不准哪天她一发火,他吃不了还得兜着走。一想到这些,万浩鹏就浑身直冒冷汗,等到一下班,他就心急火燎找武训商量。

  万浩鹏在政府大楼对面的一家小酒馆请武训吃饭,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提成的事,相比提成的事而言,念小桃出轨变得不再重要。

  这天,万浩鹏根本没心事吃饭,可是武训却不急不缓,坚持边吃边谈,万浩鹏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听武训的。

  "浩鹏,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相信那个女人呢?她男人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武训边吃边说,因为是中午,两个人都不敢喝酒,其实万浩鹏这个时候很想喝酒,可他知道,武训不会让他喝,在这一点上面,武训比他谨慎多了。所以,梁海宁自杀后,武训虽然受到了牵连,也只是调到了文联做了《宇江红》主编。

  "除了她,社科联上上下下对我避而远之,所以,我,我,"万浩鹏真心有苦说不出。

  "拉倒吧,啊,我之前提醒过你,那女人一身骚相,让你离她远点,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非要被这女人整到阴沟里去,你才明白过来是不是?"武训恨铁不成钢的地数落万浩鹏。

  万浩鹏没有辩解,他也确实是被郝五梅所迷惑住了,虽然这女人长他几岁,可这女人成熟艳丽,而且丰润得如同熟透的红苹果,特别是她衣着时尚,在政府大楼里,她就是一道醒目而又耀眼的风景,每到一处,背后都是一长串想入非非的眼神,别说是他,就连武训也说过西宁癫痫医院有几家,这女人办起来肯定很爽,很有成就感。

  武训仅仅是说说,而万浩鹏却是近水楼台,心甘情愿被郝五梅差来叫去地使唤着。

  万浩鹏也知道自己是外貌协会的,德性不好,如果是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丑女人,哪怕每分每秒冲他乐,他会如此全心全意帮她干活吗?说来说去,他还是过不了美人关。一如念小桃,如果不是她长着一张瓷娃娃的脸,他会不顾武训的阻止娶她吗?

  当初万浩鹏的高中同学萧红亚可是往死里追他,他考上公务员的第一天,萧红亚在国际大酒店弄了很大一桌酒,在宇江的同学全部被她接到了,当然武训也去了。

  就是那天,万浩鹏上洗手间时,碰巧遇到梁海宁市长,他在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溅到了身边一个小混混身上,小混混可能看到梁海宁衣着不凡,想敲一笔,被正好进洗手间的万浩鹏看了一个正着,在洗手间和小混混干了一仗,替梁海宁解了围。

  没想到的是,万浩鹏上班后恰巧遇到了梁海宁挑秘书,他就这样被梁海宁选中,并且全心全意地栽培着。

  这件事武训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因为这件事,武训认定萧红亚很旺万浩鹏,而且她是富二代,老爸是个矿主,自己在宇江有三家品牌内衣店,这样的女人最适合娶回家做老婆,如果万浩鹏想在仕途上有更大成就的话。

  可万浩鹏就是不听武训的话,非要娶宇江日报社的女记者念小桃,武训见念小桃的第一面就说她长得太漂亮了,这样的女人守不住,不适合娶回家做老婆,万浩鹏哪里肯听武训的话,认为他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硬是不顾他的反对,不顾萧红亚的心伤,娶了念小桃。

  现在念小桃果然没有守住,而郝五梅设计的这个陷阱又让万浩鹏慌作一团,一时间变得六神无主。

  万浩鹏好不容易缓和住情绪,这个时候武训饭也吃完了,万浩鹏才一古脑地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武训。

  一说完,万浩鹏就急切地望着武训问:"武训,你说我该怎么办?"

  "浩鹏,我算是整明白了,这女人心机太重,一举两得,而且这一招不得不让我佩服,再说了,当时签字是我让你签的,是我大意了。对不起了,兄弟。所以,别急,我们好好想办法,我还不信,我们两个大男人斗不过一个小女人,这女人太他妈的黑,太他妈的损。"武训一边说,一边骂着。

  骂得万浩鹏很是解气,仿佛是他自己在骂郝五梅一样。

  热书《靠山》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23,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分隔线----------------------------